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盛世豪宠:教授,请接招!》超宠教授 第三十二章:发高烧了 盛世豪宠:教授,请接招!百度云

《盛世豪宠:教授,请接招!》超宠教授 第三十二章:发高烧了 盛世豪宠:教授,请接招!百度云

发布时间:2020-08-29 07:54:30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君某某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盛世豪宠:教授,请接招!》由君某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子期,夏教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元旦放假的第一天,夏翛然一大早就起了,在厨房忙活了一阵,看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再看看时间也已经八点半了,敲了敲卧室的门,“林子期,醒

>>>《盛世豪宠:教授,请接招!》在线阅读<<<

《盛世豪宠:教授,请接招!免费试读


元旦放假的第一天,夏翛然一大早就起了,在厨房忙活了一阵,看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再看看时间也已经八点半了,敲了敲卧室的门,“林子期,醒了吗?”没听见声音,夏翛然猜想她或许还在睡,便没在叫她,把早餐放在厨房等她醒了再热一下就可以了。

抱着电脑在客厅摆弄了半个小时,见房里还没有动静,夏翛然又敲了敲门,说:“我进来了。”

卧室床上,林子期整个人都窝在被子里,不留一丝缝隙,这可不是个好习惯,夏翛然掀开被角,想把她拉出来,手在碰到她的手时一惊,那异常高的体温吓了他一跳,连忙把床上的人从被子里拉出来。

林子期额头上满是汗水,发丝被汗水打湿贴在滚烫的脸颊上。

“子期,子期,醒醒。”夏翛然探了探她的额头,温度烫得吓人,再拍拍她的脸,林子期动了动身子,嘴里嘟囔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然后缓缓睁开眼,声音沙哑的叫了声:“夏教授。”

该死!怎么还是发烧了。夏翛然连忙拨通了谭钧的电话让他过来一趟,然后又找来温度计甩了几下赶紧夹在她的腋下。

林子期一直处于迷糊的状态,脑袋昏昏沉沉的,从半夜的时候她就开始冒冷汗,本能的将整个身子缩在被窝里,到了后半夜的时候就觉得热,身上也使不出什么力气,只觉得头昏,半梦半醒间就听见夏翛然焦急的声音,一睁开眼,入目的就是他焦虑的神情。

感觉冰凉的毛巾覆盖上额头,林子期缩了缩肩膀,眯着眼看着床边的夏翛然又打湿一张毛巾,动作温柔的帮她擦着脸颊和脖子。

算算时间差不多,夏翛然取出她腋下的温度计。

38.8℃。

大概十多分钟的样子,还穿着白大褂的谭钧就赶到了,手里拎着医药箱,走到床边看了看林子期的状况。

“刚量了体温,38.8。”夏翛然在一旁说。

谭钧点点头,拍了拍林子期的脸,说:“林子期,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林子期睁开眼,刚想说话就咳了起来,夏翛然一惊,赶忙将她扶起来,从身后抱住她顺着她的背,见她不再咳了,便喂她喝了几口热水。

谭钧看着夏翛然那一脸心疼紧张的样子心想,这小子这下是栽在这小丫头手上了。

“就是有点头晕,没力气。”喝了两口水,林子期靠在夏翛然的肩上,低声回答。

谭钧点点头,动作熟练的从医药箱里拿出医药用具,不一会儿,林子期就打上了点滴。

夏翛然问她是躺着还是坐着,林子期说坐着,夏翛然又拿了个枕头垫在她背后,顺便从书房又抱来一床棉被。

见夏翛然出去倒水了,谭钧认真打量着坐在床上的林子期,加上这次他总共就见过她三次,前两次都很匆忙,而且林子期都化了浓妆,特别是昨晚,舞台上的她看起来魅力十足,而反观现在,完全不施粉黛的脸蛋带着病态的潮红,林子期的这张脸蛋算不上是什么大美女,却生得精致,细眉杏眼,灵气逼人。

昨晚他们走后李赫就说过,这丫头虽然算不上什么绝色美女,但却是韵味十足,让人越看越有味道,最让人觉得难能可贵的就是这丫头的性情,不做作,更不阿谀奉承。

像夏翛然这样的教授那个学生不想贴着他和他搞好关系,更别说是得罪他了,这个想法怕是有都不敢有,也就只有她,敢和夏翛然作对,三番五次触他逆鳞。

总之一句话,这丫头是入了李赫的眼,像他那样的花花公子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能入他眼的人可不多。

林子期见谭钧一直盯着自己看,有些不自然地笑笑,说:“又麻烦你了,谭医生。”

“不用和我客气,我比你年长你叫我谭大哥就是了。”正巧夏翛然这时端着两杯水进来,他接过夏翛然递给他的水杯,笑道:“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就是了。”

谭钧的话很心安,当即笑笑,叫道:“谭大哥。”

谭钧性格儒雅,举手投足间带着沉稳的气质,听见她这么一叫,再看她和夏翛然的关系,心里着实已经把她当妹妹看待了。

“你唱歌很好听。”谭钧想到昨晚,看了一眼夏翛然,挑了一下眉,摇摇头说:“可惜了,下次要再想听你唱歌怕是有点难了。”

“嗯?”林子期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谭钧若有所指地用下巴指指夏翛然,“翛然的占有欲那么强,他会允许你再回酒吧上班?”

占有欲,那是爱惨了一个人才会有的吧。

林子期看向夏翛然,突然想起了他昨晚的告白。对于夏翛然的告白,林子期之所以没有回绝是因为她知道自己心里对他也是喜欢的。

至于为什么也没有答应,那是因为林子期怕啊,母亲的经历对她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她现在都还记得小时候母亲喝醉痛哭的样子,有时候喝醉了也会笑。

那个时候她一定是抱着自己的,一面叫着自己的名字一面叫着那个男人的名字,最后甚至为了见一面那个曾经抛弃他的男人而送掉了自己性命。

林子期看着夏翛然,突然就想,如果我接受了你,哪天你又离开了我,我会不会也像妈妈那样痛苦呢。

见她不说话,夏翛然从背后抱住她,小心避开打点滴的那只手,用被子将她紧紧裹住,说:“子期说她喜欢那份工作,而且她也在那里上班很多年了,如果实在不想辞掉的话就不辞吧,反正以后她上班的时候我都会陪着她的。”

听他这么说,林子期抬起头看他,见他脸上尽是宠溺。

谭钧一直待到林子期打完点滴才离开,走的时候留下一些药并嘱咐每隔两个小时量一次体温。

“翛然,有一件事……”谭钧提着药箱站在玄关,再三犹豫,说:“当初的事立城如果真的是放下了我们打心眼里开心,也还都是自家兄弟。但是我和李赫都想提醒你……”

谭钧顿了顿,见夏翛然盯着自己似乎已经猜到了自己要说什么了。

“关于立城,我想你应该也听说过一些商场上关于他的传闻,凡是多留一个心眼。”

夏翛然自然是知道谭钧说的传闻是什么,早在他回国前就开始关注国内市场,也就理所应当地听到过这些传闻。

商场上传闻,宋立城这个人做事狠绝不留余地,对竞争对手赶尽杀绝,心狠手辣……

“我明白,只要他不打夏氏和金夕的主意,他怎么闹腾我都不会还手。”夏翛然看向谭钧,似乎看透了一切。

“毕竟这是我欠他的。”夏翛然又补充一句。

谭钧拍了拍他的肩,没再说话。

送走谭钧夏翛然把早上做的粥温了一遍,喂林子期吃了小半碗,再喂她把药吃了,看着她睡熟了也舍不得离开,抱着电脑就坐在床边,每隔两个小时给她量一次体温。

到了下午林子期终于是退烧了,夏翛然也松了口气,想:下次可不能再像昨晚那么胡来了。

林子期身体本来就畏寒,一到了冬天夜里经常是手脚冰凉,现下又感冒了,更是怕冷,好在屋里的空调一直开着,在夏翛然好吃好喝的伺候下,第二天就已经好了大半,就是嗓子说话还有点哑。

“我明天要回去。”晚上林子期把头枕在夏翛然的肩上,看着电视里的娱乐节目说。

没听到回答,林子期瘪了一下嘴,说:“我要去看我外婆,这两天都没去,也不知道外婆怎么样了。”

听见她这么说,夏翛然紧了紧圈着她的手臂,点点头,“好,明天我送你去。”

第二天林子期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床边放着叠放整齐的女士衣服,为什么一眼就知道是女士的呢?因为林子期看见最上面的内衣了……

纯棉白色的打底衫,浅蓝色的羊绒高领毛衣,一件橘色的呢大衣,外加一条黑色加绒小脚裤,等林子期把这身衣服穿在身上往镜子前一站……

不由得感叹,夏教授的眼光真是不错,唯一的不足就是这裤子,林子期动了动脚,有点厚。

林子期走出卧室,夏翛然正在厨房忙活,听见声音,一回头,就看到林子期站在厨房门口。

夏翛然的第一反应就是看来我的眼光不错,这身衣服她穿着好看。

而林子期,则是突然想到自己穿的内衣都是夏翛然买的还该死的尺寸大小都很合适,脸不禁就红了,呆呆地站在门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怎么脸这么红?”夏翛然看见她脸红红的样子,不由得担心,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林子期面前,摸了摸她的额头。

“我自己的衣服呢?”林子期撅着嘴问。

夏翛然这才明白她的脸为什么会这么红,轻捏了一下她的脸,说:“丢了,难不成你还想穿着它去看你外婆。”

“不想。”林子期赶紧摇头,看着他身后的锅里冒着热气,扯开话题:“我饿了。”

《盛世豪宠:教授,请接招!》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君某某)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林子期,夏教授)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君某某)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盛世豪宠:教授,请接招!》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林子期,夏教授),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盛世豪宠:教授,请接招!

盛世豪宠:教授,请接招!

作者:君某某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君某某)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林子期,夏教授)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君某某)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盛世豪宠:教授,请接招!》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林子期,夏教授),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