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快穿之病娇男配不好惹》快穿黑化男配我来疼 第45章 和谐文女主太嚣张(16) 快穿之病娇男配不好惹现代言情小说

《快穿之病娇男配不好惹》快穿黑化男配我来疼 第45章 和谐文女主太嚣张(16) 快穿之病娇男配不好惹现代言情小说

发布时间:2020-08-29 07:51:41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榴莲叶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快穿之病娇男配不好惹》是榴莲叶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舒桂花,齐以琛,书中主要讲述了: 青璇所选择的那些男的,几乎个个都是高颜值大长腿,而且这些傀儡炼制出来之后,除了没灵魂之外,外表上几乎还是与活着的时候差不多的。

>>>《快穿之病娇男配不好惹》在线阅读<<<

《快穿之病娇男配不好惹免费试读


青璇所选择的那些男的,几乎个个都是高颜值大长腿,而且这些傀儡炼制出来之后,除了没灵魂之外,外表上几乎还是与活着的时候差不多的。

毕竟青璇自己本身就是外貌协会成员。

现在那些人纷纷脱去身上的衣服,露出雄壮的身材……嗯,还做了些不可描述的动作。

青璇看着看着,也就无所顾忌了起来。

而且这种情况她还是第一次做,视觉上得到了巨大的冲击。

缓缓将衣物脱下,青璇指尖轻点,一串信息散播到门外去。

没多长时间,门就被打开了,同时进来的,还有三个傀儡。

那些傀儡纷纷围在她身边……

这些傀儡在一开始被吸收完精力的时候,就是一具干尸,恐怖又让人恶心,但是在经过炼制之后,纷纷会回转到活着之前的样子。

也正是因为这般,在没抓到男人的时候,青璇都是靠着这些傀儡来修炼的。

现在自然也不例外。

修炼之时,青璇脑海中蓦然出现在修真界中,还没接触到这部功法之前的样子~

不过很快就被她甩了开来。

她怎么会有那么懦弱的时候呢?现在这样才对啊~

男人,不过是她脚底下的泥,她想怎么踩就怎么踩。

等到房间内声音渐渐停歇下来,青璇这才挑了挑妩媚的眉眼,一脸吃饱餍足的模样。

再看向中间,傀儡是不会感到疲惫的,她没有说停,自然也就是在继续着。

“都停了。”伸出藕臂说到。

那些傀儡这才赶紧停下。

此时的白父,早就已经趴在地上没了动静。

青璇一步步走过去,声音很轻,看着已经不省人事的白父,唇角一勾,眼里带着嘲讽。

男人啊,其实也就这样了~

伸脚踩在他的背上,狠狠地一碾。

“唔……”身下的人传来一阵呼声,仿若痛苦到了极致。

青璇这才眼底染上几分疯狂和快意:“怎么样,现在还保留着你之前那所谓的清高么?”

“你还真是好好的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这样,可都是你自己自作自受的,你说要是一开始你就妥协该有多好,也不必遭受这般罪了。”

足尖一个使力,白父的身躯瞬间翻了过来。

本以为,他要开始求饶。

谁知……“看在你这么饥渴的份上,我也送你一份大礼啊。”

声音依旧,不曾发生变化。

青璇顿时一愣,有什么地方不对。

“哼,还真是不知死活。”

青璇是有些恼怒的。

对于白父如此的不识抬举,她以前也遇上过,不过那些人,早就已经尸骨无存。

抬起脚,朝着白父小腹位置踩上去。

可谁知,变故横生。

白父瞬间消散,那张脸上还带着不怀好意。原地出现的……

“唰唰唰………”

“吱吱吱吱……”

“啊…………”

青璇高分贝的声音倏然间响起。

她上辈子为了活着,什么都做过,可以说是,修真的人,几乎胆子都特别大。

可是她其他的都不怕,唯一怕的就是蟑螂。特别是密密麻麻的蟑螂。

《快穿之病娇男配不好惹》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榴莲叶)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舒桂花,齐以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榴莲叶)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快穿之病娇男配不好惹》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舒桂花,齐以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快穿之病娇男配不好惹

快穿之病娇男配不好惹

作者:榴莲叶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榴莲叶)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舒桂花,齐以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榴莲叶)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快穿之病娇男配不好惹》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舒桂花,齐以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