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祖宗血脉》带祖宗隔断设计 男妃文 祖宗血脉诱受

祖宗血脉

奇幻连载中

主角叫李唯,战五的小说是《祖宗血脉》,它的作者是星落棠最新写的一本奇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看着地精的灵魂泡泡被吸走,即使对这个黑瞳地精没什么感情,但血脉失去连接的感觉让李唯愤怒了。 “嗯?这个地精还有一个灵魂?” 抓着

阅文集团
|更新:2020-09-20 14:50:4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李唯,战五的小说是《祖宗血脉》,它的作者是星落棠最新写的一本奇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看着地精的灵魂泡泡被吸走,即使对这个黑瞳地精没什么感情,但血脉失去连接的感觉让李唯愤怒了。 “嗯?这个地精还有一个灵魂?” 抓着

《祖宗血脉》免费试读

看着地精的灵魂泡泡被吸走,即使对这个黑瞳地精没什么感情,但血脉失去连接的感觉让李唯愤怒了。

“嗯?这个地精还有一个灵魂?”

抓着被李唯附身的黑瞳地精,半魔人有些疑惑。

“快点解决它,这个聚魂术太耗费神力,得赶快完成,不要管其他了!”说话的是那个半魔人首领,此刻他额头青筋暴起,满头大汗。

”哼,不管你有几个灵魂,今天都得死!”说着,半魔人换了只手,准备发力掐死地精。

原本地精受聚魂术影响,失去意识耷拉着的脑袋突然抬起,睁大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半魔人。

半魔人本就耗费了许多神力和精力,被地精这突然的动作吓了一激灵。

更诡异的是,这个地精笑着说了一句话:“你们6个半魔人,我们来赌一把,如何?”

听到这话,半魔人第一个想法就是地精说大陆通用语不都是磕磕巴巴的吗?为什么它这么流利?然后,半魔人第二想法就是,通用语说得这么流利的地精,值得我尊敬。

于是,抓着李唯的半魔人,轻轻将他放在地上,然后一招手,又抓来一个地精尸体,挖出尸体的心脏。半魔人一手托着心脏,恭敬地单膝跪在李唯面前,说道:“阁下,请接受我的敬意。”

规则之术的神奇超出李唯的想象,但半魔人身躯高大,半跪着也比李唯这个地精高,让他很不爽。其他几个半魔人,包括首领也差不多,皆受影响,举着血淋淋的地精心脏,走到李唯面前单膝跪地表示敬意。当然,他们这么一走动,整个聚魂术就中断了,漂浮的灵魂泡泡也都消散了。

李唯与恶魔接触得还算深,知道生灵的心脏是恶魔比较喜爱的食物,托举心脏单膝跪地,是恶魔最高的礼节。

“大爷的,搞得跟求婚似的。”李唯揉了揉被掐疼的脖子,自嘲道。

然后他也不敢托大,不知道这几个半魔人对赌博是什么态度,万一深恶痛绝,那逃跑的时间可就少了。他现在的实力就是一个普通的战五渣地精,青铜阶都算不上,得趁这点时间赶紧跑路。

于是,李唯没有再理会几个半魔人,抄起地上的水晶瓶,问半魔人首领要来瓶塞,塞上瓶口揣入怀中。然后跳上旁边一块大石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几个半魔人,说道:“既然你们这么尊敬我,这个瓶子我拿走了,我去准备回礼,马上回来,你们保持不要动。”

说完,几个半魔人点头应是,李唯则潇洒地跳下石头,迈开小短腿转身就跑。他早就有了计划,在冥河的地图上,他记得这个地精营地附近有条小河,他打算顺着河漂走,不然自己的小短腿,在半魔人这些长腿欧巴面前不够看。

李唯刚跑开一会,半魔人首领最先摆脱规则之术的影响,他心里很是奇怪:地精的通用语说得流利又怎样,跟我有啥关系,我们不是在聚魂...

想到聚魂,这个半魔人猛然一惊:“魂瓶!”

遂立即起身查看,可哪里还有那个地精的身影?

不提半魔人,李唯顺利跑到河边,找到一节枯木,抱着就跳入河里。

河水往东流,李唯就这么在河面上浮浮沉沉,不知漂了多久,绿皮肤都泡得发白,天色渐晚,河水还有些凉,他知道再漂下去身体就受不了。刚好前面河岸边就是一片森林,于是他游往岸边,打算进入森林找些吃的,再点个篝火取取暖。

踏上河岸,李唯就发现岸边的泥地上有不少脚印,他上前比了比,和自己现在的地精脚掌形状大小差不多,推断附近应该有地精部落营地。

果不其然,越过一个小丘,在森林中央有片空地被歪歪扭扭的木栅栏和荆棘草围了起来,空地上建有许多低矮的茅草屋,这就是地精部落营地的一般配置。

一滴水想要不被发现,最好的办法就是融入河流。所以,作为一个地精,李唯并没有直接去人类聚集地找不自在,他打算混入地精部落苟一段时间,再慢慢赚取愿力,然后跟冥河换取更多东西,到那时,出来装逼才是最稳的。而且天黑了,作为战五渣的地精,还是呆在部落营地里更安全。

打定主意,李唯先返回河边,找了几块光滑圆润的鹅卵石,然后又在森林里潮湿的地方,找到一些黄绿相间的菌类,将孢子粉洒在鹅卵石上,并用一片大叶子包好。

做完这一切,天就快黑了,李唯赶紧来到小丘后的地精营地。此时营地四周,地精们点燃几堆篝火用来驱赶野兽,营地的入口处还有两个地精在把守。但不能对地精的敬业程度报太大希望,两个被拿来当武器的大棒,被丢在一旁,而它们俩正坐在地上赌博。

地精们好赌,可几乎没有什么值钱的私产,所以它们拿来赌的也只是一些食物,如野果、植物根茎什么的。

李唯干咳两声,吸引了两个看守的注意,然后他背着手,趾高气扬地往营地走去。

两个地精看守看到一个陌生的地精朝它们走来,并未多警惕,只是好奇地说道:“地精,不认识,不能进。”

这就是大陆地精的说话方式,最多一次说四五个音节,而刚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这个地精,我们不认识你,你不能进入营地。

而李唯则蔑视的看了一眼面前的两个地精,说道:“我,远方来,最强的,祭司。你们,首领,见我。”(我是从远方来的最强地精祭司,让你们首领来见我。)

虽然这么说话有些别扭,但说的太流利太快,地精们的脑子跟不上。

两个地精听完哈哈大笑,其中一个还拿起大棒,准备给这远方来的地精来一棒,分享一下它身上值钱的东西。

看两个地精似乎不信,李唯走到一旁的篝火前,一挥手,篝火的火苗瞬间膨胀了几倍,照亮了半个营地,然后恢复原状。

“哇!地精,最强的,祭司。首领,马上。”这一手把两个地精震惊得不轻,态度立马恭敬了许多,还给李唯献上了食物。

再好的食物,被地精常年不洗的脏手摸过也变黑了,李唯从里面挑了几个野果,剥去被地精摸黑的表皮,才勉强吃进肚子。

没等太久,一个相对普通地精来说,更高大强壮的地精过来了。李唯目测它身高能到1米3,确实鹤立鸡群,其身后还有一群看热闹的普通地精跟着。

地精首领看了看李唯,挥舞了一下手中的锤子展示自己的勇猛,锤子并非战锤,而是是铁匠打铁用的那种,柄上还能看到‘汉斯铁匠铺’几个字。首领挥完锤子,顺势扛到肩上,锤头还砸到了它身后一个靠的比较近的倒霉蛋,立即引起了其他地精哈哈大笑。看别人倒霉,这是地精少有的娱乐活动。

“我,克瑞根·铁锤,部落首领,最强的。你,祭司?”(我克瑞根·铁锤,是这个部落最强的首领,你是祭司?)

地精不像其他种族部落,是没有祭司的,因为地精天生血脉限制,学不会巫术和高明的武技,所以这个地精首领才如此问李唯。至于这个地精也姓克瑞根,李唯是不奇怪的,地精实力虽弱,但繁殖能力超强,不然早灭绝了,所以同姓的多。最主要是地精屠龙故事里的主角叫克瑞根·智慧,只要有点追求的地精都会改成这个姓,来彰显自己血脉尊贵。

李唯面带高冷,走到篝火前,又表演了一次,震慑了首领和其他地精。而最开始的两个看守,则洋洋得意地看着其他地精震惊的嘴脸,咧着嘴哈哈大笑。

但表演还没完,李唯背对着火堆,挡着火光,拿出树叶包着的鹅卵石。

打开树叶,只见里面的石头泛着黄色的荧光,像金子一样,引得地精们一阵惊呼。

“礼物,首领的。我,留下,部落祭司。”

这是李唯计划好的,融入地精部落简单,但成为一个普通的地精,显然李唯丢不起那人,但成为地精首领,自己现在也没那实力,所以装神棍最合适,受地精尊敬,还能收割愿力。

地精和巨龙都有同样的爱好,贪财,喜欢布灵布灵的东西。所以地精首领看到泛着荧光的石头,毫无抵抗力,在其他地精嫉妒的眼神中,快速拿走了石头,并且举起锤子让其他地精闭嘴。

然后首领拉着李唯的胳膊,对其他地精宣布:“祭司,部落的!”

地精们似乎不太感兴趣,回应稀稀拉拉的。

李唯则从首领的脏手里抽出胳膊,故作威严地说道:“发光石,听话,有!”

用荧光鹅卵石收买人心果然有效,地精们一听都大声叫好,有些会拍马屁的,已经抢先把自己的茅屋贡献给李唯休息。李唯还担心地精首领会反对自己收买人心,但没想到首领也激动地叫好,还热情地邀请李唯和他一起睡。

李唯当然拒绝了,挑选了一个还算干净的茅屋,用破木板挡着门口,才算舒了一口气。

他从怀里拿出一小块红色的结晶,这是他在森林里发现的火松脂,这种松树外表和一般松树一样,但割破树皮,能流出一种红色的树脂。树脂晾干后结成红色的结晶,一捻就成粉末,洒在火上就像火药似的,瞬间燃烧产生明亮的火花。而石头发光,主要就是靠黄绿菌的孢子,洒在石头上大概能维持几天的亮度。这都是他麾下巫师们的发现,被李唯拿来装了个好X。

就算石头不发光了也没事,连一群地精都镇不住,穿越200年也太失败了。

李唯就这么乱七八糟地想着,沉沉睡去,而意识已进入冥河世界。

章节在线阅读

《祖宗血脉》精彩评论

    恭喜阁下成为修真界唯一锦鲤!您的奖励清单如下!1:每天早上6点30分,修真界最大仙女团体组合YCY48叫早服务: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锦鲤打个气!2:无限制日期各大宗门畅游通行证一张。3:如果锦鲤先生来到斗马宗,可凭身份兑换肝血宝马一匹以及低阶魔兽一只,并赠送永久紫云翼烤鸡翅自助餐券。4:由圣龙宗提供一次九龙拉棺送葬服务:帝王服务,殡至如归!5:魔电宗电音小王子吴一鳗SKR演唱会永久观摩券一张:嗨skr人!……各种欢乐,力荐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