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事无不可对人言》君子事无不可对人言什么意思 69文 事无不可对人言BL

事无不可对人言

灵异连载中

洱深新书《事无不可对人言》由洱深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孟金良,翟喜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朱丽春这个名字大家都不陌生,就是在前几天,市人民医院的安保主任王大省指使保安徐亮两次调整地下停车场的监控角度后,分别出现在该监控

|更新:2020-09-02 00:47: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洱深新书《事无不可对人言》由洱深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孟金良,翟喜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朱丽春这个名字大家都不陌生,就是在前几天,市人民医院的安保主任王大省指使保安徐亮两次调整地下停车场的监控角度后,分别出现在该监控

《事无不可对人言》免费试读

朱丽春这个名字大家都不陌生,就是在前几天,市人民医院的安保主任王大省指使保安徐亮两次调整地下停车场的监控角度后,分别出现在该监控盲区里的女性,其中一个叫朱丽春,另一个叫徐霞。

此时时间犹新,大家记忆还十分敏锐深刻。

孟金良直接推开旁边的同事,径直走到小孙电脑旁,“不要查报警登记名单上的人名了,你直接输入徐霞!”他向那边一伸手,一个同事连忙从桌上的一沓资料中,找到了徐霞的身份证号码递了过去。

小孙手指快速在键盘上输入着相关资料,“徐霞......徐霞的丈夫叫魏子荣。”

“魏子荣?”龚蓓蕾就在边上,忙上前和孟金良一起分头翻看着密密匝匝的两页登记名单,随即双手一递,将名单呈给了孟金良。

周围的人不禁都探头看,果然,魏子荣的名字横躺在那页跟踪报案人员名单里。

龚蓓蕾一屁股跌进了身后的椅子里,面色有些难看,举头望望自己的亲同事们,良久才把落点固定在秦欢乐身上,“老秦,我怎么觉得有些冷啊。”

办公大厅里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的局面会越来越庞大,情势越来越错综复杂,仿佛拔出萝卜带出了泥,抖一抖,恐怕一锅都炖不下。

这......会是程露下的棋吗?

还是说,程露也只是棋子之一?

一宗疑似家暴案,需要搞得这么讳莫如深吗?

直接报个警,交给警察叔叔来处理,不是更简单明了、省时省力吗?

刘茗臻屈指敲敲门,狐疑的走进来,见大家都不说话,眼神逡巡一圈儿,也落在秦欢乐的脸上,“这是这怎么了,都板着脸装深沉呢?”

秦欢乐的心底里确实比大家沉得更深些,那里仿佛出现了一个快速盘转的漩涡,拖拽的他整个人都迅速向下急降。

轻柔的压迫感,像敦厚的水泥浆,一点点没过脚踝,淹至腰腹,直至埋到他的胸腔......让人初始时浑然不觉,警醒时却已坚硬如铁。

他装模作样的抬起头,想勉强挤出个笑脸,却又实在没有太多开玩笑的心情,不尴不尬的表情活像消化不良。

“刘科长......”他刚要说话,余光瞄到刘茗臻手里提着的透明证物袋,不禁一顿,凭肉眼辨识,这里面装的应该是那部传说中的翟喜进的女士手机。

刘茗臻随着他的目光,将证物袋举起递过来,公事公办的眼神扫了扫孟金良,表情更显严肃起来,“我不知道你们又有哪些新的发现,可这个也确实让我没有想到。”

她直接走到小孙旁边,将手里一个u盘插在了小孙的电脑上,屏幕上立即弹出来一些杂乱的照片,乍看十分生活化,可是点过几张之后,后面的照片内容陡然一变,开始出现了一些人体局部的伤情照片。

“刘科长,这是在翟喜进的家里发现的那部手机里面找到的吗?”孟金良沉声问。

刘茗臻抱着手臂点点头,“这是技术科复原出来的,我拿过来给你们看一看。我不知道这里面受伤的女性是谁,看来可能多半是翟喜进的妻子或者是女友,哦,他好像没有结过婚,不过你们看前面这些照片,很多家庭日常场景,应该是翟喜进关系亲密的人。你们再看,”她弯腰接过小孙手里的鼠标,向后快速的滑动了几下,点到一张照片上,连续按动着放大键。

“这种大面积的瘀伤,往往伴随着皮下软组织挫伤......你看这里的痕迹,手臂应该是断过的......这张头部有明显的水肿,这种程度应该至少伴有轻微脑震荡......这里有两处明显的头发大面积的脱落,头皮上有出血点,我目测大概是这样,”她两手伸出来,比在小孙的头后两侧,“这样被抓着头发,然后被用力撞击墙面或其它坚硬的物体所造成的。”

秦欢乐今天特别安静,他一张张仔细审视着照片上的内容,眼底神色越来越凝重。

办公室里几个女警官都不忿起来。

小孙也不困了,咬着嘴唇,牙疼似的吸着气,“这都什么仇什么怨啊,都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这家伙好,万年修来打一顿!要我说,天下乌鸦一般黑,这不是逼着我恐婚嘛!”

那位从早起就开始吵着要陪女朋友过平安夜的小吴,连忙拽着她的袖子申辩道:“你可别一杆子打翻一船人,我对我女朋友可好着呢,千依百顺的,要星星不给月亮,要鸡腿不给鸡翅,现在到处都在宣传科普,如何辨别这种有暴力倾向的渣男,要我说,还是有些女性自己性格软弱,甘于忍耐。”

“女性”们立即结成临时统一战线,把小吴瞬间怼成了渣儿。

大家的胡言乱语,多少给了孟金良一些思索的时间,他本能的望向刘茗臻。

刘茗臻却若无其事的看着旁边筛子似的小吴,仿佛对他射来的视线完全无感。

秦欢乐小声问刑侦的同事,“翟喜进醒了吗?”

同事点点头,“醒了,就是虚弱的很,之前长时间缺氧造成了一些脑损伤,目前整个人比较昏沉,医生说应该还不具备可以回答问题的状态,我们就没有派人过去询问,想等他再恢复恢复。”

门口跑进来一个同事,大声通报:“报警中心转过来的,有人报警,在城南惠红废弃修车厂发现了一具烧焦的干尸,没有四肢,只有头部连着躯干。”

刘茗臻立刻向外走,孟金良知道她这是回去拿设备,连忙站起来,招呼着在场的现有的人手,“先去那边看看,留两个人继续审问程露。”

他走到一半,又顿住脚,“宝剑,队里人手紧张,你能不能帮我们再看一看照片里还有没有什么相应的线索,能够辨认出这个受伤女人的身份。”

厉宝剑应答:“放心吧孟队,我留下来看,让小孙他们下班回去休息吧。”

孟金良也不说客气话了,“内斗”时大家虽然各有派别,可“对外”时却不需要太过泾渭分明了。

他点点头,又瞥向一旁还在发呆的秦欢乐,犹豫了一下没说什么,转身疾步走了。

刚才还喧闹拥挤的办公大厅里,骤然静默下来。

龚蓓蕾用肩膀顶顶秦欢乐,悄声说:“都走了,你别不开心了,一晚上就拉着脸,本来就长,这都赶上驴脸了!孟队是有点儿抢了你风头哈,不过这也看大家怎么想,反正我觉得,如果不是你发现了朱丽春和报警名单的关联性,可能他们接下来也不会继续朝着这个方向跟进的。”

秦欢乐没说话。

龚蓓蕾眼睛转了转,“老秦,你说这会是巧合吗?我们都知道,这世上从没有无缘无故的巧合,可是如果徐霞和朱丽春她们还是不愿意配合,又怎么办?总不能都过一遍老虎凳吧?不过至少我们有了重点的筛查目标,他们两个的丈夫到底是被什么样的人跟踪,是不是和程露或者颜司承有关,或者......”

秦欢乐完全没听她在说什么,深锁的眉头一动,捞起一旁挂在椅背上的羽绒服就向外走。

他腿太长,步步生风。

龚蓓蕾稍微反应了一下,他已经快走到门口了。

龚蓓蕾脸上有点儿挂不住,可到底不是在自己科里,勉强压着已经窜到脑门儿的火气,低声喊道:“秦欢乐,你干嘛去!”

秦欢乐头也不回,只留下一句,“早上没买着,哥继续给你买烙饼去。”

龚蓓蕾莫名其妙,看他快速的走了出去,别扭的撇撇嘴,随即又拍拍厉宝剑的肩膀,“大保健,我给你买烙饼去,你加油啊。”说完拽起外套,小跑着也跟了出去。

雪停了,路上积雪很厚,清雪车来不及清扫的地方,都有私人自己铺洒的炉灰混着工业盐防滑,在路灯昏黄的映照下遥遥望去,仍是一片晶莹绵白,可若细细辨别,却看到满眼杂糅斑驳的灰黯。

夜不深,商业街上正是热闹的时候,商场外的音响里循环播放着“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jingle all the way......”

秦欢乐在出租车上,却感到自己的手指,不能抑制的微微颤抖,右手手背上那条狰狞凸起的疤痕,像一座迷你蜿蜒的山峦。

市人民医院,此刻早已过了探视时间。

病房里一片宁静,似乎与几条街外的喧嚣浪漫,毫无牵绊。

护士站的工作台上放着一篮子扎着彩带的苹果,大概是患者送的。

秦欢乐在小护士说话前,主动亮了证件。

小护士向走廊尽头一指,“翟喜进醒了之后换病房了,但状态不是太好,打了药已经睡了,你轻一点。”

不知哪个病房的患者按了呼叫铃,小护士起身离开了。

秦欢乐自己向走廊的深处走去。

沿途的病房都关着门,每扇门上都留有半扇观察玻璃。

翟喜进住在走廊尽头左手边倒数第二间。

太静了,秦欢乐尽量放轻自己的脚步,却依然能听到鞋底与地面之间摩擦产生的回音。

他余光左右迁移,在路过的一扇病房的反光玻璃窗上,忽然扫到了一个什么黑影似的玩意儿在自己身后。

秦欢乐微微咽了一下口水,脚步不变,眼神却紧紧定在下一扇病房的玻璃窗上......

上下牙齿难以抑制的发出“哒”的一声撞击声。

这次他看清了。

关海......整个人竟然从背后紧紧的靠着他,随他一起移动着。

花白的头发搭在他的肩头,嘴角噙笑,随着他步履的颠簸,动作整齐划一的起起伏伏。

章节在线阅读

《事无不可对人言》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洱深)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孟金良,翟喜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洱深)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事无不可对人言》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孟金良,翟喜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