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一妻当娇》一妻当娇1001一妻当娇 全文无弹窗阅读 一妻当娇精彩内容

一妻当娇

古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花色妖娆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一妻当娇》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乔桥,叶花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不管是因为什么,有了官府的行政庇护对她是有利而无一弊的,两人办妥了这事,叶花即刻找了一家衙门认证的印刷刻绘的作坊,谈好价码便开始

|更新:2020-08-26 07:47: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花色妖娆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一妻当娇》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乔桥,叶花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不管是因为什么,有了官府的行政庇护对她是有利而无一弊的,两人办妥了这事,叶花即刻找了一家衙门认证的印刷刻绘的作坊,谈好价码便开始

《一妻当娇》免费试读

不管是因为什么,有了官府的行政庇护对她是有利而无一弊的,两人办妥了这事,叶花即刻找了一家衙门认证的印刷刻绘的作坊,谈好价码便开始打版做胚等一系列复刻工作。

乔桥是第一回见识活字印刷的工作流程,一时跟在叶花的后面目不暇接,乖的很。

叶花忙完了,擦干汗才想起后面的小女郎,见她张着小嘴一脸惊讶的模样,好笑的拧了下她的鼻头,“因为这书画格颇多,工期要慢了不少,我想着先以说书的形势,在楼里讲一讲,宣传出去,你看可好?”

“嗯嗯,我是不懂的,都听爹爹安排。”乔桥不会仗着穿越者的身份就盲目自大,在现代她并不是聪慧出众的女孩,而今自然也没有那份灵巧,叶花爹爹年纪比她大,经商开楼的经验比她足,她可以提些小建议,供以叶花爹爹结合实际来参考,大的方向肯定还是要指靠着他。

“乖!”叶花笑眯了眼,以事情顺利为借口拉着乔桥去吃了一顿大餐,并在用餐前先把洛北城独家经授权的五十两给了她。

因在衙门挂了号,每复刻一本书著作者是需要交纳一定税费的,到时会跟工费一起收取,赵家并不富裕,乔桥没有拒绝这笔钱的理由,只是将怀里揣着的一方狭小长条盒递给了叶花。

复刻书籍的成本是乔桥负担,盈亏却是两个人共同承受,而销售路子则依靠叶花的人脉平台,漫画书的出售和盈利不是乔桥想送人情就能送的,在文化知识传播上,赤凤国的法律很是严谨,条条清晰。

看着面前的两指宽的窄扁长盒,叶花一愣,他见过这玩意,当时在衙门签字画押时乔桥拿出来过,细细的羽毛化作笔,让他这种字写得又大又丑的人都能用的极为顺手,连字体也秀气了几许。

开怀的接过去,他打开盒珍惜的抚弄着里面的羽毛笔,“乔桥真是七巧玲珑心,居然想出这种好主意!”虽是如是说,叶花却没升起过用羽毛笔代替毛笔占领文人市场的主意。

乔桥亦是心知肚明,羽毛笔做出来完全是方便画漫画的工具,若说出售赚钱,怕是少不得被才子书生们排挤。

她可以利用另类的画法和大胆的故事闯入春宮市场,却不能改变代代积累的笔墨文化。

毕竟几千年历史下,书法大成已经成为一种文人修养,一笔好字并非几年十几年轻易成就的,其中下的苦功夫,不比读书要少,就算能够冲击像是叶花一类文化素养达不到文人墨客的特定客户群,乔桥也不愿意随便破坏自古的文化传统,更希望琴棋书画中的书能源远流长、盛世流芳。

这算是她的情怀。

“叶花爹爹收好,当个签字用的还是挺好使的。”乔桥喝了口花茶,轻描淡写的说。

见她如此姿态,叶花也没把羽毛笔当回事,直到后来有天忘了随身带,在酒馆跟人签约时到后厨拔了根鸡毛、鸭毛等却屡屡不能用,他才察觉出乔桥送的羽毛笔真不是随随便便就地取材……

第一本漫画被叶花认可,乔桥当晚回家画了几张巴掌大的情人相依缠绵的单页,制作成书签状,先让叶花拿这些当个宣传广告送给熟客。

当然,想起离家两天的赵大海和两人迟迟没有进展的关系,她下笔的手一顿,立刻在纸上勾勒了一个美人轮廓……

夜晚深沉,乔桥只画了五张便累的打了个哈欠,奔波一天实在疲倦,她走到柴房,直接准备用晒了一天的水准备凑合洗个澡。

柴房四面透风并不闷热,她将烛火放在窗口,借口幽幽光亮褪去衣物,坐在矮凳上,先将随意绑成卷的头发松开,用指头梳了梳,打湿发丝把头发洗净,方才用瓢舀着温水冲洗身上。

洛北城天气终归是热,天天洗澡已成惯例,各家各户都用黑布罩上水桶备着热水,偏偏夜晚气温多少要低上几度,热水也会变成温水。

若赵大海在家肯定会烧水供以乔桥痛痛快快的泡个澡,他和他爹则是温水洗漱全身,而今家里没人,这一大桶也足以乔桥用了。

只是夜晚确实比她想的要凉快一些,简单洗了一回,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下不免为赵大海对她的体贴而感慨。

怨不得每次她嫌麻烦,不想让他在灶前受罪时,他总是笑呵呵的无声拒绝,原来还是为了能让她洗的更舒服。

两天的时间,她想到了他很多次。

不知不觉中,赵大海已经侵入她生活的点点滴滴,乔桥甜甜一笑,浑身凉意似乎都散去不少,她站起漫不经心的擦拭着身体,多少有点盼着他快快回来了。

然而此时,柴房外啪嗒一声轻响,似乎是有人踩断了门外的枯柴,乔桥吓得护住胸前,大声喊道:“是谁?”

夜晚人静,万籁俱寂,这一声娇脆的声音带着颤抖在院子里炸开。

“大海?”她不确定的又喊了一句,“是你吗?”

随之,脚步错乱、推院门而出的动静传了过来。

乔桥心里一咯噔,不顾身体还挂着水珠,忙不迭的丢开帕子把睡裙套了上去。随手抄起柴房角落里的扫帚,举着蜡烛警惕的走了出来。

院子里空无一人,门却是开的。

她想了想,先回房穿上里裤又披了个宽大的披风裹身,这才走向院门检查了一番。

不一会儿睡得迷迷瞪瞪的高文彬和他娘从旁边的院子跑了出来,见到她松了口气,高大娘急急问着,“出了什么事?”

乔桥正若有所思的捏着院门外完好无损的夹锁,这锁是里外都能开的,撞上院门后不用刻意在落门栓。

因为被赵大海唠叨怕了,她这两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确定是否锁住了院门,如今锁是好的门却开了,必然是有钥匙的人回来了。

她压下不安勉强扬起笑,“高大娘,没什么,是我不小心忘了关院门,怕是被鼠儿猫儿误闯进来吓了一跳。”

高大娘和儿子对视一眼,见她穿戴还算整齐纷纷放下了心。

说实话,旁边住了这么个娇美柔弱的小娘子,看着赵大海长起来的左右邻居都有点不安心,唯恐哪个男郎胆大包天的对赵家上门娇妻起了心思,背着赵大海来一出西厢记,如今这段日子,小两口蜜里调油似的,恩恩爱爱,他们看在眼里颇为欣慰,也算对大海苦尽甘来感到高兴,自然不希望乔桥一人在家出了事,明里暗里多少予以关注。

章节在线阅读

《一妻当娇》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花色妖娆)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乔桥,叶花)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花色妖娆)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妻当娇》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乔桥,叶花),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