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云云不知易》不知易不可为将相 百度云 云云不知易紧缚

云云不知易

玄幻言情连载中

《云云不知易》为年少的你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柳岸持剑于原地不动,对于云竹突然的大礼毫无反应,只是看向云绵绵,微侧过身,面无表情道,“请” 云绵绵轻点下巴,温声道,“有劳了”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25 00:46:5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云云不知易》为年少的你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柳岸持剑于原地不动,对于云竹突然的大礼毫无反应,只是看向云绵绵,微侧过身,面无表情道,“请” 云绵绵轻点下巴,温声道,“有劳了”

《云云不知易》免费试读

柳岸持剑于原地不动,对于云竹突然的大礼毫无反应,只是看向云绵绵,微侧过身,面无表情道,“请”

云绵绵轻点下巴,温声道,“有劳了”

云竹连忙起身和云杰一起扶着云绵绵,快步跟上柳岸的步伐。

当他们走至一辆宽敞气派的马车时,云杰忍不住惊呼,“哇,好大啊!”

卧在马车内休息的男子闻言,伸出手去撩开帘子,起身从内走出,一瞬间令外边站着的人呼吸一滞。

公子如斯,绝世无双。

懒散地坐在马车驾上的男子,面如白玉无瑕,剑眉勾起世间光彩,双眸似满天星辰般明亮,唇润不点而红,长发如瀑倾顺,身着银裳华服,满身贵气灼人。

柳岸见状,险些失神,急忙从自己的身上取下披风,转而盖到他家公子的身上,“公子莫要嫌弃,可别受凉了才好!”

羲珩眉眼微垂,淡笑道,“无妨,我就说有孩童在哭吧”

柳岸尴尬应是,“公子好耳力!”

“哪里是我耳力好,是她哭得太大声了”羲珩朝着云竹伸出手去,眉眼俱是柔色,“我还未见过这般小的娃娃,给我抱抱可好?”

云竹看着被柳岸尊称为公子的男子,长得如神祗似的出尘,说出的话恍若神谕一般不可抗拒,令她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去。

云绵绵伸手拉住云竹的手臂,这周身气度与相貌,还有出行配置的马车,再加上只需一人护着的习性,而那侠士又是出自羲元府的护卫。

除了羲氏最得宠又最任性的羲九公子,怕是没别人了。

羲九公子,性子喜怒无常,前一秒还笑呵呵着,后一秒就能面无表情地置人于死地,是月眠王朝中,威慑力不亚于睿帝的人。

因其将步入宗师的炼丹水准,哪怕在骄纵无礼,也颇受各方势力所偏爱。

若说睿帝是稀世天才,那么羲九公子便是绝世天才。

当初她还在云家的时候,她爹爹带她去羲元府之前,曾对她多番告诫,不要和羲九公子过多接触,哪怕羲九公子年岁小,也不要被皮象所惑。

那时她未曾有缘见到过羲九公子,而羲九公子也只存在于她爹爹对她的告诫中。

年少不懂忧愁,命数何所得晓,岂知天府未入,已然坠落地狱。

最初被搭救时,听闻羲元府,她未曾想过会有遇到羲九公子的可能,因为羲九公子独居极阳城,与云家村所在之地是天南地北。

若是能预知遇到的马车是羲九公子的,她宁可自己冻死在雪地里走不出去。

思绪在脑中飞速翻滚,她屈身向羲珩行礼,温声说道,“云氏绵绵见过羲九公子,我儿年幼,怕冲撞了羲九公子,还请…”

羲珩抬手阻断云绵绵的话,面上柔色尽数褪去,只剩漠然。

既然认出了他的身份,就该知道不能忤逆他的话。

“别让我说第二次”

柳岸怕触怒羲珩,快步走至云竹面前夺过孩子,恭敬地半跪在羲珩的面前,手中高举着襁褓中的孩子。

羲珩俯身抱起孩子,见她不哭不闹地看着他,甚至还有闲情逸致地伸起小胖手,紧紧抓着他戴在胸前的玉佩。

云绵绵被自己孩儿的大胆,给吓得神色瞬间灰白,抿紧下唇不敢发出半点声音,生怕自己一个不对就会引得羲九公子对她的孩儿起了杀心。

云不易还在云竹的怀里时,瞟见走出帘子后的绝色美男,忍不住深深地吸了口凉气,这长相绝了!

两世加起来,就属这个银衣男子长得最出众。

等她被柳岸抱走后,她感觉空气瞬间变得冷凝了起来,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氛围。

这个帅哥,有那么恐怖吗?

为什么她阿娘摆出了一副她入了虎口的感觉?

之前她阿娘轻信那个神婆的时候就奇奇怪怪的,现在更是神经兮兮的样子,弄得她一个现代来的人很迷茫啊!

谈到现代,奇怪哎,云不易突然伸出手去抓着羲珩胸前的玉佩,这个玉佩的款式,貌似她认得,还有过一个类似的同款。

在乌云盟会的时候,这个玉佩是文件印章,底部会刻有一个云字,排行榜前十的人都能得到这个文件印章,即是个人的身份印章,就是现在这个古装美男脖子上的玉佩。

云不易指尖用力地按上玉佩中不起眼的凹陷,随后垂眸看向自己的指纹,是一个影字。

卧槽!还真有!她只是想试试看的而已!

这些人都穿着古装,完全不是她所认识的世界啊!

难道这边也有像她们那边的组织?

这才刚重生,她就卷进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件里面吗?

羲珩沉默地看着云不易的举动,片刻后哈哈笑着,“有意思,真的有意思,这个孩子我要了!”

云绵绵吓得跪倒在地,想说些什么,却好似被死神扼住喉咙一般发不出半点声音,于是她伸手握住自己的脖子,支支吾吾地说着不字,没有半点流畅可言。

不可以这样!

这样是不对的!

她的孩子不是玩具!

云竹惶恐万分地跟着跪下,她将云杰护在身后,垂首不敢与之对视,那个少年明明生得那么好看,为什么却会令人感到恐惧呢?

那如坠地狱般的恐惧。

柳岸不知道那个孩子做了些什么有意思的事,才引起了他家公子的兴趣,只是看到那个孩子扯了下他家公子戴着的玉佩而已,难道是胆大妄为?

可能吧,之前也有不少胆大妄为的氏族女子想亲近公子,却无一落得个好下场,也不知道这个小不点能不能杀出重围。

云不易看见她阿娘痛苦不已的样子,心急之下,小胖手再度伸出将羲珩的玉佩扯下,另一只手挥舞着,嘴里哇哇叫个不停,示意他冷静下来。

恨呐,这有口难言的苦逼日子,她还要忍多久啊靠!

真的是一刻都不想忍了!

为什么要让她当个小奶泡!

无时无刻都在想说些通用语!

问题就是她是个屁大点的孩子。

不管说的是什么话,全是哇哇哇的叫声。

听者迷茫,说者落泪。

云不易这个当事人,简直是悲愤万分。

章节在线阅读

《云云不知易》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年少的你)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云云不知易》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