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长濯》长桌 cj 长濯女王受

长濯

玄幻言情连载中

《长濯》是彦不留行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长濯》精彩章节节选: 才过正午,这天色就已经垮了下来,一片蜡黄铺在大地上,是暴雨将至的前影。 客房外,三人静候着。 方濯攥着手,靠在围栏上,魏攸立在一

|更新:2020-07-26 14:47: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长濯》是彦不留行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长濯》精彩章节节选: 才过正午,这天色就已经垮了下来,一片蜡黄铺在大地上,是暴雨将至的前影。 客房外,三人静候着。 方濯攥着手,靠在围栏上,魏攸立在一

《长濯》免费试读

才过正午,这天色就已经垮了下来,一片蜡黄铺在大地上,是暴雨将至的前影。

客房外,三人静候着。

方濯攥着手,靠在围栏上,魏攸立在一旁,看着街边行人匆匆。

而荷宽叉着腰,候在房门外,脚尖不停点地,缓解心中焦虑。

“怡欢楼的天窗是用法术封上的,魏公子你确定吗?”荷宽皱着眉,又转过身问魏攸。

“确定。”魏攸回道。

“也是...那么大个镂空天窗,不装窗户,也只能是用法术来结界了...”

荷宽嘴里碎碎呢喃,紧紧盯着地板,不知脑里在想些什么。

一阵劲风刮过,吹乱了方濯头发,她抹开拂在脸上的发丝,同时有人开门出来。

“大嫂。”荷宽向谷鸢儿道。

谷鸢儿踏出房门,没有回应荷宽,回头望了一眼门里的徐觅,深吸了一口气,吐掉面上异样的神采,像是做出了一个艰难抉择:

“多谢各位能见证我与长秋的重逢。”

“我已决意与长秋回临安...”

“但有些事情...我还需要同妈妈谈一谈。”

徐觅上前牵过她的手,从掌心传递出浓浓暖意,更坚定了她的决心。

“我现在就去找她。”谷鸢儿对着徐觅说道,“等我。”

说罢,谷鸢儿便拎起衣摆小跑开了。

“诶——大嫂!”

荷宽似还有话要说,但没来得及道出,谷鸢儿便消失在转角,他只得扭头给徐觅讲:

“大哥!那怡欢楼的人是会法术的!你不是说大嫂不会法术...那...”

徐觅抬手拍拍荷宽肩头,打断了他:

“我知道,鸢儿同我讲了。”

“那楼倌儿会让大嫂走吗?”荷宽仍有些担忧。

“鸢儿未入楼里编制,只一直以楼倌儿友人身份帮忙献唱,想走很容易,你别担心。”

虽然徐觅这样说了,但方濯一想到谷鸢儿初遇自己说的那些话,就不敢把事情想得太轻松。

现在鸢儿姑娘回怡欢楼找青楼妈妈,能看出是因徐觅的到来,心中有了依靠。

但就之前,她又为什么想要悄无声息地逃呢?

方濯想着,抬头看见徐觅揉着后脑勺,表情看起来有些难受。

“徐大哥怎么了?”方濯不由得关切一声。

“方才店小二端饭菜上来,不慎提肘打到了我,晕了一小会儿,现在还有些隐隐作痛。”徐觅轻声解释道。

“这人...也太不小心了!”荷宽虽嘴上有些埋怨,但实则脸上扬起笑意,这样的徐觅是罕见的,怕不是他沉溺于喜悦中都忘了喊疼。

而这时,小二正好端着托盘从几人中间路过,应是才向其他房间送了东西。

小二笑呵呵地给几人行了礼,就从楼梯下去了。

但众人面面相觑,都看见了小二托盘里端着的茶壶,且手里也未提食盒之类的。

徐觅低下眉眼,开始回忆自己后脑被击中的前后过程。

.....

一行人从城门回来后,来到魏攸所住的客栈。

谷鸢儿同众人道谢,并讲述了自己当初从山匪手中逃脱,被怡欢楼楼倌儿所搭救的事情。

随后谷鸢儿与徐觅回房商讨以后的事情。

剩下的方濯三人在雅间用餐。

其间谷鸢儿与徐觅皆未出过房门。

但那店小二进来时,谷鸢儿有起身的动作,只是徐觅现在记不清她当时神情了。

并且徐觅也未见到店小二模样,也不记不清自己眼前黑了几瞬...

“这...光天化日...大嫂莫不是被掉包了...”荷宽听得目瞪口呆,不禁脑洞起来。

徐觅紧捏着茶杯,心中有万般难解:“怎么可能?我也就眼前一黑,都没有昏倒,怎么就能在眼前换了人?”

“店家和食客都说没有可疑的人,还问了店小二,他也说没有来送过饭菜...”方濯补充道。

“障形符。”沉默了许久的魏攸开口说道。

见大家的目光都投了过来,魏攸便接着往下解释:

“是一种简单的障眼法,只需要在符纸上写下相对应的咒语,就能将人转化为特定的形态。”

“有的有时间效力,最少不过半柱香就会显形。”

这障形符的出现,更加佐证了大家的猜测。

若是一个已经施了障形符的人,来与鸢儿姑娘相交换。

再趁徐觅眼花之际,捉走鸢儿姑娘,

徐觅蹭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我去怡欢楼一趟。”

说完徐觅大步跨往房门,平时徐大哥平易近人,但此刻那燃烧的怒意简直太惹眼。

“大哥我跟你去!”荷宽也起身。

方濯与魏攸紧接着也跟着徐觅下了楼。

徐觅找店家借了雨伞,没让方濯跟着,只带荷宽踏进了瓢泼大雨中。

“咦...不对啊?”方濯望着徐觅的身影说着,“鸢儿姑娘没有挣扎吗?”

魏攸将目光落在方濯身上,但没有言语。

“店家,可有雨具?”

顺着声音瞧过去,面若冠玉的一位公子正下着楼,并亲自向店家询问道。

方濯魏攸对视一眼,因为这不是一副陌生的面孔。

正是他俩蹲守过的——季老爷,季未明。

“季老爷!”店家对其很是恭敬,“方才有两位客人借走了最后两只伞,没有啦。”

“那如此,有劳曲店家再为我与友人添一桌酒菜了。”

店家应声,即刻亲自去后厨交代了。

而季未明似是起了闲情,赏看起店里各处的装饰来。

待目光环视到大门,他欠身向方濯行了一礼,以示问好。

方濯愣愣地也向他躬身行了一礼。

雨势更加滂沱,丝毫不见收敛的迹象。

魏攸对方濯说要上楼回房。

但在经过季未明时,他留心了一下此人,但并未发现什么异处,才离开。

这样的大雨定是出不了工了,方濯也不再惦记着任务。

就随意捡了处座,等徐觅荷宽归来。

另一边店家嘱咐好后厨,出来向季未明回复。

季未明与店家低语,让人把酒送上楼去了。

而自己却悠悠踱步到方濯身边坐下了。

方濯看着雨幕发呆,但感知到了有人到来。

本以为是魏攸又下楼了,当她转过头去发现是季未明,便有些疑惑。

季未明微笑地望着她,面目可亲。

方濯也笑着回应,但不知这季未明是何来意,不知道该作何回应。

“你好。”季未明率先打破沉默的局面,“姑娘有事尽管开口。”

章节在线阅读

《长濯》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长濯》,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彦不留行)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